登 陆注 册风格变换论坛帮助娱乐参考

总论坛公告
素食,放生,打坐就能代表正法吗?佛经才是验证正邪的标准!!!     显示用户列表 团队管理 佛运首页

   你的位置: 佛运论坛最新讨论区浏览当前帖子

    五阴十八界,涅盘如来藏,般若道种智,函盖一切法。一切最胜故,与此相应故,二所现影故,     三位差别故,四所显示故,如是次第现。具足解脱道,及佛菩提道,求正觉佛子,一切应受持。

     

  作者信息及帖子信息: 你是本帖的第 8373 位读者 
明悦

积分:302
等级:论坛虾米
帖数:32
注册:2004-12-27

  信 息   留 言   编 辑   引 用

楼 顶 
真假活佛—籍评论真佛宗卢胜彦之谬以显示真实佛法正理:正犀居士。

《真假活佛》序

 

我一九八三年皈依莲生活佛,今已二十年。身为弟子,我读他的著作,写信问事、求法,多年来的情感就像父子一样;也一直相信他是一位大成就者。一九九九年四月中,我读 萧平实老师的《禅──悟前与悟后》,几天后疑情成熟,当时我直觉 萧老师所传的法门比较适合自己,但我很重视真佛宗的三昧耶誓约,认为自己的师父是 阿弥陀佛,何必到其它门派求悟?我宁可不悟,也不愿变更传承,所以约束自己,在开悟以前不要到正觉讲堂参加共修。其间曾向真佛宗在加拿大温哥华的莲慈上师求教:「要怎么找到清净本心?」她虽然为我示现机锋,但我并没有因此悟入。而且她告诉我:「不用找了,找到也是垃圾。」这和我当时的知见,有很大的出入,令我无所适从,我只好依照 萧老师书中开示的知见,自行抉择法义,苦参八个月,直到一九九九年冬至,终于破参明心。

 

明心之后,我以「莲花弟子」的笔名写了一篇报告〈我是谁〉,先面呈给温哥华的莲慈上师,再到西雅图雷藏寺,亲自呈给莲生师父。师父将这篇报告转交给《真佛报》刊在262期。这两位师长,均给我肯定,但并没有直接说:「这是明心」。后来我经常在《真佛报》发表文稿,介绍有关大乘见道的知见和方法。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得自 萧老师的著作,因为我就是依此参究的。我曾推荐真佛宗师兄弟读《真实如来藏》和《三乘唯识──如来藏系经律汇编》,这两本书都是正觉讲堂所印出的。

 

问题来了!我回想莲慈上师的话,很怀疑她到底悟了没有?我怕错怪她,二○○○年八月二十八日,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供养她和随行的比丘尼早餐时,当面再问一次,她仍然说:「并没有什么可称之为心,找到也是垃圾。」如果没有东西可称之为心,那么开悟的人是悟个什么呢?我翻阅自己的日记,找到她一九九九年五月三十日的开示:「上师示范法器之运用,敲木鱼一下:『你的念头被木鱼声打断,在这一秒钟你就是开悟,就是佛。』」──这很明显是以定为禅,落在意识心和定境法尘当中。知道她的落处之后,我静静的躺在床上,内人见我神情有异,问我:「怎么回事?」我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。莲慈上师在真佛宗出类拔萃,长于说法,有好几本着作;我跟她参学一年多,〈我是谁〉里面曾记录我跟她参学的片段。连她都会弄错见道的内容,其它的上师可想而知,上百万的真佛宗弟子,又将何去何从呢?

 

另有一位很优秀的莲戒上师,二○○○年十月二十八日,他读过我的作品〈修证方法论〉之后,在「真佛信息网」贴文说:「写的很好。明心就好像开了眼睛,知道了目标道路。现在的修行者多是睁眼瞎子。其实……明了心才是修行的开始。」他是第一位公开印证我开悟的真佛宗上师,可惜却是无效的印证,因为他自己并没有开悟!何以见得呢?二○○○年洛杉矶时间十二月九日下午七点,在「真佛信息网」聊天室举行的「中观讨论会」,莲戒上师曾经把清净本心的内容直接讲出来,说是「能量」;这段文字在整理为纪录的时候,被刻意省略掉,但当时在在线的人一定都看到了,从书面纪录也可以看出一点端倪。

 

莲慈上师是《真佛报》的社长,莲戒上师则是「真佛信息网」的创办人兼指导上师,这两位负责文宣的上师都没有开悟,那么莲生活佛呢?我真的不敢想!心里一直不愿去面对这个问题。甚至一直在师父的著作中,寻找对师父有利的证据,对于师父不利的证据则有意无意的予以忽略。从我破参以后,一直到二○○二年四月,我发表的文稿,若提到莲生活佛,都把他当做是开悟的人,并且自认是活佛的心传弟子;只是,我自己很清楚:我并不是修真佛密法而明心的。

 

评论自己的师父,是我很不愿意做的事,我挣扎了很久。以前莲生师父常说,他的身后有二座高山,一座高山是赞誉,另一座高山是毁谤──莲生师父是佛教界头号的争议人物,所创的「真佛宗」据说有五百万弟子;达赖喇嘛等密教上师,大多给予极高的评价;但显教法师则多视其为外道,经常有人在批评他。既然有那么多人在批评莲生活佛,我何苦再来淌这浑水呢?这得怪我自己感情用事,太偏袒自己的师父,在证悟明心以后,明明知道他的说法有重大的错误,还自认是他的心传弟子,常常不当的推崇他;以致有很多人信受我的推介,相信他是一位真实开悟的圣者,所以被误导了,导致现在的我不得不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!

 

这本《真假活佛》,好像是在批判莲生活佛;他自称是 阿弥陀佛的应化身,这话到底是真、是假?是真活佛、还是假活佛?如果您这样想,当然不算有错。不过明心了的人,却另有一种看法:我同时看到莲生师父的身上,有一位真活佛,也有一位假活佛。不只莲生师父如此,一切的有情亦莫不如此,都是一身之中有假佛,亦有真佛。所谓假佛者,五蕴幻身是也;所谓真佛者,如来藏是也。假佛若能认明身中的真佛,这个假佛虽然不会因此而成为真佛,却也不能说他是凡夫。莲生活佛到底认明身中的真佛了吗?这正是本书所要论述的。

 

批评莲生师父的人很多,有的是捏造事实的无根诽谤,有的是批评他的身口意行;但是这些批评都没有搔到痒处,怪不得莲生师父会这样说:「其实,我们的这个真佛密法,十几年来、二十几年来,从来没有人攻击过。人要攻击谁啊?就攻击我人身:我!就是我!他们都不攻击这真佛密法,因为真佛密法,可以讲是一点都不偏离的,完完全全就是正法,就是正觉。那我们真佛密法,可以讲是佛陀时期的、正法时期的佛法,我跟大家保证了嘛!这个就是正法、正教,就是教你们实修。攻击这个宗派的人很多,也没有人攻击到真佛密法,这奇怪了!也不是奇怪啦!本来就应该这样子,因为他找不到真佛密法的弱点。」(见《清净的圆镜I──莲生活佛讲圆觉经》页120)师父多年以来受了不少委曲,今天做弟子的,会还给师父一个公道──我只就真佛宗的法义加以探讨,除非是为了证明师父的见解,否则不评论师父的身口意行。我相信,不管是真佛宗的师兄弟、助教、教授师、法师、上师,乃至莲生活佛本人,看到这本书都会有大开眼界的感觉;因为这本书确实不落俗套,不管您赞同岳灵犀,或不赞同岳灵犀,您都得承认这一点。

 

莲生师父说的没错:「评论真佛宗的人虽然很多,但他们找不到真佛密法的弱点。」这是因为以前诸多评论的人都没有见道,所以没有能力分辨微细的邪见,所以往往只能作人身攻击,而无法评论真佛密法的法义。但是这本书不会落入以前那些评论者的窠臼,我将以明心的证量,来评论真佛宗的法义,绝对不作人身攻击;并且会将正确的佛法和错误的佛法都陈列出来,做详细的说明和对比,让读者能够清楚的判别。即使您不是真佛宗的弟子,对莲生活佛的说法是否正确并不感兴趣,但是这本书所陈述的知见,对于还没有找到自己「真佛」的修行人来说,仍然是十分珍贵的。

 

 

这本书引用很多《佛藏经》的经文,《佛藏经》是属于般若系的经典,又名《发起精进经》、《降伏破戒经》或《选择诸法经》。我在悟前就很喜欢这部经典,悟后也以这部经典来印证(当然还有其它的经典和禅门公案,也都印证无误),最后才幡然归向正觉同修会,而被 萧老师印证及作更深细的整理;在这之前,我曾以「深忍」的笔名撰写《佛藏经略说》,包括〈破坏第一义佛法的果报〉、〈破戒比丘群相〉、〈向上一路,千圣不传〉、〈世间正见与出世间正见〉等四篇短文,发表于真佛报。后来又连络若干真佛宗师兄弟,共同赞助金钱,在真佛报上刊印《佛藏经》,每周刊登一千多字,连载了半年才完毕。当真佛报正连载《佛藏经》时,我又发表《佛藏经导读》,包括〈诸法实相〉、〈实相念佛〉、〈无觉无观,寂然无想〉、〈不善法皆以名相为本〉、〈最后的辩论〉、〈不净说法〉等文,均刊于《真佛报》上。最近看到莲生活佛的《清凉的一念》页40,也引用《佛藏经》。有这许多因缘,真佛宗的师兄弟对这部经应该不陌生才对。

 

我现在凭借着本师 释迦牟尼佛的大威德,以这部《佛藏经》来「选择诸法」、「降伏破戒」和「发起精进」,盼望读者能够慎思、明辨,很快的摆脱邪见的缠扰,证解第一义佛法,跻身不退转菩萨的行列。

 

     正  犀居士(岳灵犀)谨序 二○○四年四月三十日

该帖子在 2005/2/6 21:49:47 编辑过


   知恩报恩!

  离 线  2005-1-23 13:35:08 

彼岸华

积分:4607
等级:坛中版主
帖数:606
注册:2005-5-8

  信 息   留 言   编 辑   引 用

B12 楼 

《真假活佛》跋 

   ──《真假活佛》(连载十二)

         正犀(岳灵犀)居士 

《佛藏经》说:【在极久远劫之前,有一位 大庄严佛,寿命六千八百兆岁,有六千八百兆大弟子众。 大庄严佛与其大弟子众灭度后百年,僧团分裂为五部,分别为普事、苦岸、一切有、将去、跋难陀等比丘所领导。其中只有普事比丘得到证悟,真实了知 佛所说的「真实空义无所得法」。其它四名比丘,都是计着我见、人见,背离第一义佛法,堕入外道有所得法。此四名比丘均各立山头,否定普事比丘所弘扬的正法,并共同排挤其僧团,后者因此 为无知群众所轻贱,处境相当困难。 

四部僧团的徒众极多,其中亦有精进修行的,但由于邪见的缘故,连一个证果的人都没有,死后大多落入恶道。四部僧团的恶势力越来越大,终于使佛法归于灭绝。四名恶师死后,均堕入阿鼻地狱,其在家、出家弟子与赞助金钱的施主,共同参与破法罪业者,有六百零四兆人也一起下阿鼻地狱,和四名恶师同生同死,此世界坏时,又转生他方大地狱,经无数百千万亿那由他年。出地狱之后,转生人间,有五百世都是盲人,然后才遇到「一切明佛」而出家。 

然而由于前世破法的业习,他们始终无法顺信正法,虽经十兆年极精进的修行,不但无法证得果位,反而于死后再度堕入阿鼻地狱。一直到现在我(世尊自称)成佛,这六百零四兆人已辗转值遇九十九亿诸佛,每次都因为违逆不信、起破法罪业而再度堕入地狱。这四个不净说法的比丘不是别人,苦岸比丘就是现在的调达(提婆达多)痴人,一切有比丘就是拘迦离比丘,将去比丘是迦罗比丘,跋难陀比丘就是裸形沙门波利摩陀,他们一直都还在以外道知见否定正法。】

以上引自拙作〈破坏第一义佛法的果报〉(原刊于《真佛报》276期;参见附录)〔编案:指《真假活佛》单行本之附录〕,此文系摘要解释《佛藏经》〈往古品第七〉,读者不妨直接去读经文(该部分文字浅显,字数也不多,很容易阅读),看看笔者的解释,有没有忠于原典? 

为什么请大家看这段经文呢?因为它所描述的情形,和目前佛教界的状况,非常类似:「佛及大弟子灭度之后,渐多有人知沙门法安隐快乐出家学道,而不能知佛所演说甚深诸经无等空义,多为恶魔之所迷惑,时说法者心不决定、说不清净,说有我、人、众生、寿命,不说一切诸法空寂。」也就是说,由于去圣遥远,能够真实证解第一义空的人,已经寥寥无几,公开演说佛法的人,几乎都是不净说法。到最后,竟然只剩下一个道场,是由真实证悟者所领导,单独负起破斥邪说、延续正法的使命,勉力支撑到佛法灭尽为止,终究不能使正法延续。 

但是大多数的佛弟子,并没有警觉到正法将灭的危机,仍然以表相来判断佛法的正邪,以为名声大、道场大、信众多,即代表弘法人员的证量高,所弘佛法正确无误。如果大家都这样,大庄严佛正法灭亡的往事就会重演,本师 释迦牟尼佛所传的正法,就会提前灭亡。 

真佛宗有一位B师兄,曾写了一封电子信给我,他说:「萧平实连圣严法师都敢评论,这种人狂妄无知,不可能会有什么证量。」劝我尽速离开正觉同修会,回归真佛宗。我心里想:这位B师兄只知道平实老师评论圣严法师,就下这种断语,他要是知道平实老师指名评论的对象,还包括印顺、昭慧、惟觉、证严、星云、达赖、南怀瑾、义云高、元音、王骧陆、徐恒志……等人,恐怕会跌破眼镜,就此晕死过去。 

连莲生活佛也这样暗指平实老师:「他自认为世界第一人,别人学佛,全是错悟,唯有他,是正悟也。」(《燃灯》第61期41页;本书〈理悟与实修之辨正〉)言下之意是说:只要看到有人这么说,这个人一定是狂妄自大的无知之徒,不可能是真实证悟者。 

我要请B师兄和莲生活佛来看看这段经文, 大庄严佛灭度后,真的发生过这种事──只剩下一个道场的领导人是真悟者,「别人〔别的道场领导人、公开说法者〕学佛,全是错悟,唯有他〔平实居士和他的得法弟子〕,是正悟也」。从《佛藏经》这段经文可以看出,B师兄和莲生活佛的论证,不是严谨有效的论证──而是理则学上的无效论证。我想大家不至于像B师兄那么无知,采信无效的论证才对,不然的话,我们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正法被消灭掉了。 

大家想想看,假设现在是大庄严佛的末法时期,你想要出家,你会请谁帮你剃度?是苦岸、一切有、将去、跋难陀,还是普事比丘?选择的标准是什么?如果你是按照道场的大小、信众的人数,和领导人的名气来做选择,保证你会选到附佛外道的四大恶师。除非你别具只眼,谨慎的将五部僧团的法义,与大庄严佛所留下来的遗教,很仔细的比对过;再看看五部僧团之间的法义辨正,到底是哪个才有道理;你才会选到那个不自量力、以一个小团体就敢挑战各大山头的 普事比丘。 

讲到不自量力,这一向是菩萨行者的「通病」,久远劫以前有位 普事比丘,现在则有 萧平实居士。这位平实居士所领导的正觉同修会,当时不过区区一千人,竟敢挑战圣严、惟觉、证严、星云等,徒众数十万、乃至数百万的大道场领导人,胆色之豪,气魄之雄,不亚于往昔无量劫前的普事比丘。 

寻访明师、抉择法义,本非容易之事,可是很多人就在证据不足、状况尚未明朗的时候,便一口咬定:「我的老师就是全天下最高明的修行人。」然后,他就「依人不依法」,盲目的接受错悟老师的说法。别人的说法,若是和他的老师相左,不管有理无理,他一概不信。不信也就罢了,他还会全力拥护自己的错悟老师,支持自己的谬法道场,对「异端」施予无情的打击。这种人如果运气好,跟到一位真悟的老师,尚无大过;若是跟到一位附佛外道,肯定赔上自己的法身慧命无量劫,甚至因为破法的共业,而断尽善根,成为一阐提人,将会如同无量劫前的苦岸──佛世的提婆达多──等四位比丘一样。 

《佛藏经》〈往古品第七〉所说的,即是破坏第一义佛法的共业。大家应注意的是,并非只有四大恶师受地狱报,而是连同四大恶师的弟子、施主,共同参与破法罪业者,都一起堕入阿鼻地狱,共死共生。这些破坏正法的从犯、助势者,算是最愚痴、最可怜的一群。他们的师父,最后虽然也堕入地狱,至少还有一世的名闻利养与被人恭敬崇拜;那些随从者,不但无名无利、不但恭敬崇拜破法者,还得付出大量的时间、捐输巨额的金钱,最后却成就一阐提种性,换来穷劫地狱的果报──天下最冤枉的事,莫过于此!却又如同世俗所说的:有理无处伸。 

同样的道理,真佛宗的师兄弟们!你们读过这本书之后,应当亲自阅读并深入思惟:岳灵犀评论真佛宗的法义,是否如理如实?是否举例辨正而非人身攻击?如果是,大家应当尽速扬弃真佛宗错误的法义和修证方法,此世才有见道的可能。如果你没有办法判断到底谁对、谁错,你应该暂时保持沉默,观察莲生活佛和真佛宗宗委会的反应,看看他们是继续故作不知?还是强行狡辩?一一详读、思惟之后再决定自己该怎么做。最糟糕的,就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连法义辨正的书籍或文章都还没有读过,就强出头,跟着人家乱诽谤,而成就诽谤正法、诽谤大乘贤圣僧的共业。 

平实居士《狂密与真密》出版之后,藏密邪谬的法义,已经全盘摊在阳光底下,无所遁形,已经全无秘密了。只要再经过二、三十年或五、六十年,藏密邪法必定会被佛教界荡除无余。真佛宗既是属于藏密系统,除非全面修改根本的法义,否则也难逃被淘汰的命运。和《狂密与真密》比起来,这本《真假活佛》的格局小多了,它只是大规模的密宗法义辨正中,一个小型的法义辨正而已。它主要的作用,是唤起真佛宗领导阶层的重视,使他们不得不正视真佛宗根本法义及枝节法义的重大错误。 

    ● 

莲生活佛卢胜彦的〈恃才〉一文这样说: 

【还有一件事,会令大家更想不通,我一生学佛,佛学应该登峰造极,炉火纯青了吧! 

我告诉大家二个字: 

「空荡!」 

我不敢恃才恣横了,凭着自己的聪明口舌文字去纵横佛教界,我只期盼: 

解脱。 

菩提。】(刊于《燃灯》第69期,页1) 

莲生师父承认自己的佛学,只是「空荡」二字,省得别人费心举证,果然是坦白可爱的聪明人。不过,我现在必须替师父解释清楚,免得绝大多数的真佛宗弟子,以为这是师父的谦虚之词。 

如果有人前世根基很好,此世没有读过经典,或只读很少的经典,就证解第一义佛法,那么他对佛学的名相会比较生疏,往往会误用名相,但演说所悟的内容,却不会有丝毫的错误;禅宗六祖惠能大师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如果一个人,先读很多经论,后来才开悟明心,他悟后说法,不但演说所悟的内容,不会有错误,误用名相的情形也会比较少。若是乘愿再来的人,悟后精研教典,深入经中论中法义一一加以观行实证,更能增上其证量,而且能正确解释经论中的许多名相所代表的真义,这是已悟者的三种情形。 

没有悟的人另有二种,一种是熟悉经论的人,一种是不熟悉经论的人。没有悟的人即使熟悉经论,因为缺乏现量经验以资比对,所以他在解释经文时会用很多臆测、想象,来弥补他所未亲证的部分,因此仍然会有许多不符合佛法正义的情形,这种情形以佛学研究者为典型。不熟悉经论的未悟者,即是义云高、喜饶根登……等一类人,以及不曾读过善知识著作而人云亦云的人。 

莲生活佛是属于未悟者的前者或后者呢?我说:他是没有悟、又不熟悉经论的人,他与西藏密宗的诸多法王、活佛一样。我这样下断语,当然是要负言责的。莲生活佛讲解的公案不在少数,他说的每一个公案都各有意旨,而不是指出每一公案中的同一个密意宗旨,所以他没有一个公案曾指出「不二法门」的密意,这证明他至今还没有悟。而且,他在讲解唯识的时候,有许多很重大的错误(详如本书〈莲生活佛与弥勒菩萨〉一文)〔编案:已连载于《正觉电子报》第26期〕。只要读过坊间唯识学者的著作,这些错误就不可能出现,可见他对唯识极为陌生,不但没细读唯识经典、论典,甚至连坊间学者的唯识著作也不熟悉。而且,真悟的人阅读唯识学经论时,只会有领略深浅的差别,不会有严重误解的情形,但是莲生活佛不但不能领略唯识学经论的真义,并且误解到极严重的地步;因此,他说自己一生学佛,只是「空荡」二个字,是极为贴切的,绝非自谦之词。 

莲生活佛没有悟,也不熟悉经论,这么多年来却以证悟者自居,甚至自称为究竟佛。这篇短文却说:【我不敢恃才恣横了,凭着自己的聪明口舌文字去纵横佛教界,我只期盼: 解脱。 菩提。】如果他真的是究竟佛,必是三界众生的导首,「必胜的狮王」,当仁不让,想推辞也推辞不了,不会碰到他人的问难便心生退缩;如果他已得解脱,现在就不必期盼解脱;如果他已得证菩提,现在也不必再期盼菩提。从文字上看来,他似乎是有一丁点忏悔的心意。不过这篇短文措词有些隐晦,再加上莲生活佛在后来发表的文章,仍然是以证悟者自居,恐怕没有一个真佛宗弟子会认为:他们最崇敬的师尊,其实是在公开忏悔自己的增上慢,是在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假活佛。 

二○○○年元旦,我和几位真佛宗的出家众,一起从温哥华开厢型车到西雅图雷藏寺,参加周末的共修,莲生活佛说法之后,随即为数名弟子剃度。有一位和我们同行的师兄,才二十几岁,结婚没几年,也在妻子的见证之下,剃度为出家人。当天晚上,我们又开车赶回温哥华,一路上大家都很愉快的祝贺这位师兄的出家。据说,这位师兄很早就有出离之志,父母为了打消他出家的念头,特别为他安排了婚事;结婚以后,妻子拗不过他一再的恳求,只好答应他出家。让人想不到的是,他的妻子第二天就反悔,哭哭啼啼的要先生还俗;看到他们双方都很痛苦,我也感到很难过,不知道后来是怎么解决的。(莲生活佛是否为出家人?有没有如法受过比丘戒?若是在家身,即不得为人剃度出家;否则被他剃度的出家人其实都不是出家人,只是离开世俗家而住进莲生活佛的另一个家而已,仍非佛教中的僧宝。) 

还有一次,我在台湾草屯雷藏寺借宿,认识一位出家师父,三十出头就告别父母、舍弃妻子儿女,在真佛宗出家为僧。他还很遗憾,没有早几年出家,因为二灌、三灌的男女双身合修乐空双运法,大部分都要在四十岁以前修,免得年老色衰而减退男根的乐受,以免修不成乐空双运的淫乐觉受──特别是第四喜──从男根扩及全身的乐觉。 

真佛宗的出家众,至少有数百人,这些人都是舍弃了亲人,以及世间的享乐,决意专心修行,所以在真佛宗剃度出家;还有很多人,虽然没有出家,却捐输了巨额的金钱,投入了大量的时间;他们精勤修习真佛密法,就为了「即身成就」、「明心见性,自主生死」。 

如果说,他们在真佛宗可以学到真正的佛法,无论多大的牺牲,都是值得的;因为正确的佛法极为难得稀有,若能听闻正法、亲证三乘菩提,即使肝脑涂地,也毫不足惜──问题是,真佛宗并没有令人亲证三乘菩提的佛法,只有共外道、共世间善法的初级佛法,更有许多外道知见、境界和外道禁戒掺杂其中;绝大多数的师兄弟又被灵通感应所惑,抛弃理智,盲目的相信「莲生活佛是当今世上修证最高的成就者,真佛密法是当今世上最殊胜的佛法」,所以完全不加以拣择;这使得这些师兄弟们,越精进修行就离佛法越远,甚至因为修持双身法而破毁声闻戒律、菩萨戒律,成就地狱罪而断送了今世及未来无量世的法身慧命。 

还有些师兄弟,包括莲戒上师、莲慈上师等,因为错误的教导和印证,自以为开悟,转向他人宣说悟境和似是而非的佛法,成就增上慢和不净说法的恶业,未来世必须面对极可畏怖的果报。《圆觉经》说:【若诸众生,虽求善友;遇邪见者,未得正悟,是则名为外道种性;邪师过谬,非众生咎。】想到这些师兄弟,倾一世身命至诚求法,却误入真佛宗,熏习邪知邪见,成为外道种性,这天大的冤屈,要向何处投诉呢? 

二○○二年五月二十六日,我经过长时间的详细思惟后,依法不依人的确认了自己的根本上师,公布〈岳灵犀的过失〉,其中提到真佛宗法义的重大错误,有很多师兄弟受不了,在网络上大肆批评,还有人「抬举」我是「现代的提婆达多」。现在我写这本《真假活佛》,更详细的列举莲生活佛错悟的证据,不用说,真佛宗的师兄弟们,会更难忍受──岳灵犀又要再次面对众人的围剿;上回是「现代的提婆达多」,这回不知道还有什么更难听的「封号」和罪名? 

我当然不怕这些诽谤,为什么呢?因为岳灵犀已亲证如来藏「不取于相,如如不动」的真如体性,也已如实的知晓:一切的诽谤,对如来藏来说,都是不存在的,都是谤不到的。即使有人对我施行诛法,乃至刀杖加身,夺我身命,也一无所惧。为什么呢?因为岳灵犀已亲证如来藏不生不灭的体性,如实的知晓:如来藏即是金刚心,任何人都无法杀死祂、消灭祂──即使岳灵犀的色身陨灭了,祂会执持此世证悟、熏习正法、发起菩提心的无漏法种,并以此无漏法种,再造另一个色身,继续挑起救护众生出离邪见的菩提事业,永无止息──「我」(岳灵犀是「我」,「我」不是岳灵犀),是令天魔外道闻风丧胆的菩提勇士,正法道场永远的金刚护法。 

莲翰!天云!牧羊人!缘空!还有上次围剿岳灵犀的师兄弟们!希望你们掂掂自己的实力,千万不要逞一时之快而妄自批评。我不是文福训,也不是方晴,岳灵犀是货真价实的不退转住菩萨;你们若是批评的有理,还没关系,只要有一点妄评(不作法义辨正,而作人身攻击者),将来果报不可思议。要知道《真假活佛》主要的证据,都是取材自莲生活佛的著作和真佛宗的文宣媒体,都不是道听涂说,更不是自意猜测编造的妄想;真佛宗的师兄弟,乃至弘法人员,想要出头为莲生活佛具理答辩,已是绝无可能;何况我是以明心证真、大乘见道者的证量,再加上真经真论的威德力,对真佛宗法义作如理如实的评论!即使是莲生活佛本人,他也没有能力答辩。 

真佛宗弟子如果聪明的话,请保持沉默,暂时袖手旁观(法义辨正本来就不是未见道者该做的事,甚至也不是初悟的人该做的事,而是已发起深利智慧的久悟之人,方能为之),你们一定会发现:莲生活佛和真佛宗的宗委会,绝对没有办法提出有力的答辩。他们只能有三种作法:第一,置之不理,听任风暴自行止息──这是最高明的作法,反正有心求取正法的人,一向占少数,这些少数弟子就让他们流失而改投于正法中,真佛宗的损失不大;其它的多数弟子,都是追求妻、财、子、禄,或者是神通法、大乐法、双身法等有所得法,他们留在真佛宗,本来就是得其所哉,赶也赶不走。第二个方法,勉强引用密续、外道典籍或未悟祖师的著作来答辩──这个方法,瞒不过明眼人,而且会招致下一波的检点,把莲生活佛未悟的事实,闹到更明显而无可遮掩,所以不算高明。第三,以人身攻击转移焦点──这是最恶劣的作法,我相信依照真佛宗往日的格调,应该不至于这么做,但不免有少数未经宗委会授权的弟子,会在网络上胡乱放话;不过,无的放矢,捏造虚假故事诬赖他人,迟早会被人看穿人身攻击的本质。 

当然,还有第四种作法,就是公开承认莲生活佛没有开悟、公开承认真佛宗的法义确有重大的错误,这种作法虽然很艰难,却是唯一正确的补救方法;这样就不会再招来一轮新的法义辨正,也能招来有智者的赞叹;但这是有大智慧、大勇气的人才能做得到的事,毕竟像李元松老师那样的人,千年难得一见。《佛藏经》〈净法品〉说:「若人悉夺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命,不净说法罪多于此。何以故?是人皆破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为助魔事,亦使众生于百千万世受诸衰恼,但能作缚,不能令解。当知是人于诸众生为恶知识,为是妄语,于大众中谤毁诸佛,以是因缘堕大地狱。教多众生以邪见事,是故名为恶邪见者。」(请参见附录拙作〈不净说法〉)〔编案:指《真假活佛》单行本之附录〕莲生活佛未得言得,未证言证,错说佛法,误导众生的果报,极为可怖;如果他有勇气公开忏悔的话,短时间之内,虽然会蒙受极大的损失,但可以免掉大部分的恶报和业障,也终会赢得教界的赞叹与尊敬,如此有惭有愧、兼且勇健的佛弟子,佛菩萨必巧开善门,使之有证悟的机会。 

平实居士的《狂密与真密》和岳灵犀的《真假活佛》,所举藏密和真佛宗法义的谬误,铁证如山,绝非任何人所能推翻。假以年月,藏密和真佛宗庞大的邪见势力,必将冰消瓦解!聪明的人,会立刻详读这二种著作,及早脱离藏密和真佛宗;后知后觉的人,还会继续供养大把钞票、奉献大量时间担任义工和修习真佛密法;情执深重者,则不辨是非,盲目的加入谤佛、谤法、谤真悟者的行列,因此而成就未来无量世长劫地狱纯苦的业报。要做哪一种人?请真佛宗的师兄弟们,务必慎思而后行。 

    正犀居士(岳灵犀)谨志 二○○四年四月三十日 

正犀2005/2/7补注: 

2005/2/1出刊的《燃灯》93期2-3页,刊载了莲生活佛的〈被诬蔑的如来〉,其中说到:【女子的诬蔑是小事一桩。真正最大的伤害,是「提婆达多」的叛变,这才造成了僧团的损失,及佛陀一生最大最深的痛。】又说:【今日的佛教界,口中虽说「慈悲为怀」,事实上,倾轧得很厉害,所用的手段不只残忍毒辣,就如同斗争(战争)一般,非将对方置于死地一般。我认为,现代的提婆达多太多了,佛住世时,如此如此,而现代,也一样,如此如此。】这篇文章出刊时,除了《真假活佛》的序文之外,〈评真佛宗的即身成佛〉、〈前三三,后三三〉、〈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〉等文,已经在《正觉电子报》中连载了。其中的〈评真佛宗的即身成佛〉,是刊载在《正觉电子报》第十五期,当期发刊之后不久,我就请人将该期的电子信寄给《燃灯》杂志社、《真佛报》社、中国真佛宗密教总会,也寄给真佛宗知名的作家舞自在,他也是中国真佛宗密教总会的秘书长。真佛宗「官方」文宣《燃灯》杂志,不正面提出法义辨正,却刊登莲生活佛这篇文章,乃是暗示:「莲生活佛是当今的如来,岳灵犀则是现代的提婆达多」,用意至为明显,无可讳言。 

若岳灵犀真是现代的提婆达多,基于过去岳某恭敬供养莲生活佛十余年的因缘,以及避免真佛宗师兄弟受到岳某「蛊惑」,莲生活佛、宗委会及真佛宗的文宣部门,应当要正面评论本书,将本书中足以「误导」他人的部分,一条一条的辨正清楚,用以「救护」岳灵犀及被岳某误导的师兄弟,怎么可以袖手旁观,坐视许多师兄弟离开真佛宗呢?莲生活佛若真是究竟佛,应当如本师释迦牟尼佛一般,扫荡六师外道,救护叛离的弟子,而不是继续做缩头乌龟,不敢正面从法义上面评论「外道」和「叛离」的弟子。由此可见:「岳灵犀不是提婆达多,莲生活佛更非当今的如来。」 

很显然的,真佛宗不是不想做正面的法义评论,而是没有能力做法义辨正;因为岳某所举证的事实,真的太清楚、太明白了,真佛宗若要正面评论岳某,不服气而蛮干的结果,将只有暴露自家更多的弊病。而且,在说理方面,岳某知道真佛密法的落处,真佛宗全部的弘法人员、乃至莲生活佛,却不知岳某的悟处,这场笔仗,还没有开始,真佛宗就已经注定败北了。他们衡量一下局势,当然只有选择吃闷亏,不敢声张。他们虽然打算吃闷亏,但总有真佛宗弟子会就此问题,请宗委会答复;真佛宗的宗委会对此不答又不行,便想用前面这篇暗示性的文章,蒙混过关。 

事实上,岳灵犀在本书中所写的,都是在导正真佛宗行者偏差的知见和修证方法,目的是救护真佛宗的师兄弟、乃至莲生活佛,都能出离恶见邪行──只要您详读这本《真假活佛》,一定会得到这样的结论;那么岳灵犀的师兄弟情谊就已彰显了,师兄弟们就不需再向岳某言谢了。 

《真假活佛》是法义辨正的书,法义辨正的书,为了要说清楚、达到导正的效果,措词不免犀利一些,让真佛宗感到难堪。虽然如此,岳某仍是顾念着过去师门的情分,因此在此书中,处处留下蛛丝马迹;所用手段亦可杀却凡夫我见,令人出离三界六道轮回。 

真佛宗同门,若是情执深重,非要以觉知心为我,看到这本宣示无我正理的《真假活佛》,不免会像「被诬蔑的如来──莲生活佛」上文一样的责怪岳灵犀:「手段残忍毒辣,非将对方置于死地一般。」反过来说,若您能够抛掉情执,「依智不依识,依法不依人」,详细阅读本书以及正觉讲堂其它出版品,如理如法的修习,必可于极短的时间内,亲证本来面目;从此以后,不以色见如来,不于音声求如来,亦不于香味 触 法中求如来,永离乐空双运的意识心境界。 

岳某的用心,可谓老婆心切。将来必有真佛宗弟子,因此书的因缘而明心开悟──他们会为我作证的。(全书至此圆满)

该帖子在 2006/1/17 8:39:56 编辑过

  离 线  2006-1-17 08:39:56 
本帖子共有 2 页, 14 张回帖,每页有 13 张回帖 >> [ 1 2 ]
页码:

论坛音乐开启||关闭

Powered By : 佛 运
Copyright 2004-2008 6kbbs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 6kBBS